关于我们
故宫文物南迁历史

台中糖厂仓库和北沟岁月

北沟文物陈列所

基隆,位于台湾岛的最北端,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之前,这里曾经是台湾最大的港口。虽然今天岛内第一大港的称号已经被南部的高雄所取代,但是基隆港的货物吞吐量每年仍然达到四千万吨之多。1948年12月26日,就是在这里从南京下关运来的故宫文物,第一次被搬上了台湾的土地。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总共五千五百二十二箱文物分成三批陆续到达。台湾省铁路管理局纵贯线是贯穿台湾南北的一条铁路交通大动脉。1950年的初冬,从纵贯线的北端基隆港出发,装载着文物的火车向南行驶了77.2公里停靠在桃园县境内这座名叫杨梅的三等小车站上。在这里人们卸下了属于“中研院”的九百七十六箱文物,剩下的四千五百四十六箱文物随着火车继续向南行驶,下一站就是台中。文物到台后,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已经迁台,且该所文物在杨梅,就与管理文物运输的故宫博物院、中央博物院、中央图书馆、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外交部五机关联合办事处分离,余下四机关成立“中央文物联合保管处”。1949年7月31日,杭立武将故宫博物院、中央博物院筹备处、中央图书馆、中华教育电影制片厂等机关合并“国立中央博物图书院馆联合管理处”。 这里四季如春的气候使得台中被认为是台湾最适合于居住的城市。全年的平均温度是摄氏22.4度,同时也是岛内相对气候最干燥的地区。干燥的气候对保存文物非常重要,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故宫文物被决定暂时存放在台中。在仔细考虑之后文物的存放地点选择了条件相对较好的台中糖厂仓库。

从1949年年底开始,位于台中市郊外的一座普普通通的制糖厂忽然间变得格外引人注目。厂区周边,荷枪实弹的士兵警惕地审视着周围的一举一动。好几千箱从大陆迁运出来的珍贵文物运到这里,据记载是由五个或六七个箱子垒放在一起,非常整齐地摆成6行,把糖厂的两座仓库塞得满满当当。庄严、那志良、吴玉璋、谭同、昌彼得、李霖灿、姚从吾等大批学者也先后到来。作为大陆迁台文物在台湾地区的第二个中转地,文物在这里一直存放到第二年的4月。糖厂仓库旁边盖起了两排日本式的平房,大房间做办公室,两边小房间做宿合,一家一家紧挨着,几家人共用一个厨房。院子四周有竹篱笆,有台风时整个篱笆会被吹倒。糖厂仓库保管条件不太好,大家只把这里当成暂时性的借用仓库,一旦糖厂开始制糖,这些储存的文物就要立即运走。文物需要一处长久的安置点。管理处四处寻觅,最后选定了台中雾峰乡吉峰村北沟山麓。1950年1月,联合管理处向吉峰村村民林攀龙租用了一块占地10.75甲、相当于三万平方米的土地,租期是十年,连同土地上的房屋建筑一共支付了台币四万元,修建库房的工作随即开始。三个月之后,1950年4月6日,北沟库房修建完毕。当时一共修建了三间用砖头盖成的库房,每间库房可以容纳一千六百箱文物,中间的库房存放“中央博物院”和“中央图书馆”的文物,两边存放故宫文物。1950年4月12日,故宫运台文物开始向北沟搬迁。十天之后,搬迁工作完成。 北沟是山区,地势偏僻,附近少有人居住,对于警卫、消防、保密等都很有利。“背负群峰列屏障,面对蕉林万甲田”,后来任台北故宫副院长的庄严给自己的新家起名叫“洞天山堂”,来自于五代时期画家董源的一幅山水画的题字。这一年,北沟之外的台湾却是一片混乱。来到北沟的故宫工作人员,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在这里住上整整十六年。1951年到1954年,清点委员会对迁台文物进行了全面清查,文物在箱中状况良好。北沟期间,文物的看护者们依照文物当年存放西部所养成的习惯,每隔6个月开箱晾晒一次。人们过着清贫而愉悦的生活,小孩子们也把北沟当成了玩乐的天堂。这些绝世的珍宝,虽然藏匿北沟,时间长了,还是吸引了很多慕名而来的人,但那时的北沟没有可供参观的陈列室,工作人员只能临时用木凳支起一块木板,铺上白布;摆上十几件展品出来展览。那志良在《典守故宫国宝七十年》中记载:“每逢有人参观,我们就在库里面两列箱子的夹缝中,支起木板,要从堆得七层高的箱件中,把所要的箱子抽出来。开箱提出放在木板上,给人家看完,装回原箱堆起来。不胜其烦。”后来杭立武争取到26万8千元的拨款和美国亚洲基金会的援款,修建了600平方米、分割成4个房间的陈列室,正式对外开放,每次展出200多件文物,3个月更换一次展品。

范宽巨轴《溪山行旅图》这幅画一直没有能证实是范宽的作品。1958年在北沟的一天,台北故宫书画处李霖灿陪同外国专家欣赏它时,居然发现了画中间的署名,“我同一大群外国专家在欣赏这幅巨制,忽然一道光线射过来,在那一群行旅人物之后,夹在树木之间,范宽二字名款赫然呈现……”

在北沟,那些从抗日时期装文物的木箱子开始逐渐被铁铸箱子所替代。当时整个北沟的工作人员大概有二十多人,生活颇有点乡村生活意味,大部分工作人员都要坐半个小时的公车往返于台中和北沟之间。虽然条件很艰苦,却还举办了一次“曲水流觞“雅集:模仿东晋名人雅士,召集大家坐在溪水边,每人拿一小竹竿,饮酒做诗。其中有一首:“曲水山堂外,殇流寄古今。栖迟逢海左,蒜集摄山陲。欲仰偏安感,如聆治世音。洞天发宝笈,何日证归心。”诗句印证了国人对文化传统的坚守。

1963年3月,台湾正值春雨期。22日下午,梁廷炜在例行检查中,赫然发现文物箱上有一摊水迹。他立即卸下这台标有633号的箱子检查,发现贮藏在里面的《四库全书荟要》9册被雨水浸湿后发生粘连,当时已经无法揭开,这9册分别是《左传注疏》2册、《春秋权衡》2册、《春秋左传事类始末》5册。 梁廷炜很快又打开其他箱子仔细检查,856号箱中《四库全书荟要》的栾城集一册也被雨水浸湿粘连在一起;1021号箱中的23册《四库全书荟要》有霉污。 《四库全书》是我国古代最大的官修丛书,共7套,保存在北沟的文渊阁版《四库全书》是成书最早的一部,诞生于180年前。这套《四库全书荟要》是《四库全书》的精华本,是现世仅存的一套孤本,孤本的破坏,损失重大不言而喻。 结果,联管处主任孔德成引咎辞职。孔德成是孔子的77代嫡孙,1920年被民国政府册封为“衍圣公”。庄严和梁廷炜因为任职年久,服务勤慎,而且此事又系梁科长自行发现,从轻议处。但仍然给予庄严申诫,给予梁廷炜记过一次。实际上当时所有的北沟工作人员都认为简陋的库房才是图书受损真正的原因,要想让文物拥有良好的保存条件,仅仅靠认真和负责是不够的。偏僻的地理环境、简陋的库房和狭小的陈列室,它们与所要保护和展示的珍贵文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新建一所正式博物馆的想法逐渐成为了人们的共识。

返回頂端

全国第一家故宫文物南迁历史民间纪念馆 四川省乐山市安谷镇泊滩村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 咨询电话:0833-2120962 版权所有 战时故宫 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