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故宫文物南迁历史

南京浦口车站的等待

浦口火车站建筑

南京浦口车站是当时南北交通动脉津浦线的南端终点。朱自清写下的叙事抒情散文《背影》,记叙的就是与父亲在浦口车站分别时的情景。当运送国宝的火车抵达浦口车站的时候,却在这里遭遇了别样的尴尬。故宫文物的迁移牵扯到太多人的利益,抢运计划一经提出,便引起各方争议。有人主张文物应该迁往陕西西安,有人认为存上海租界可保安全,双方争执不下。此时在浦口待命的火车仍无法知道究竟下一站是要去向哪里。由于抢运仓促,浦口根本没找到适合保存文物的地点,所有文物必须留在火车上,而火车上的条件不可能长期保存娇贵的古籍善本、书画文献。负责押运的故宫人吴瀛、那志良和同事们心急如焚。等待了四天之后,才传来消息,政府需要开会再决定文物存放地。总押运官去南京政府奔走请示,他甚至找到了当时的南京政府主席林森,然而也没有结果。吴瀛的情绪简直低落到了冰点,他深知有太多的人在争夺文物迁移、存储的权利,为的是从中渔利。真正关心国宝的人无力去争夺,他们只能呆在火车上,等、等、等!等一切的协商、争夺尘埃落定。直到3月中旬,经过一番争论,政府才决定文献档案留在南京,暂放在行政院大礼堂,其余的走水路运往上海。3月4日, 1054箱故宫国宝,在浦口码头搬上招商局“江靖”号轮船,顺流东下,随船押运的是首都宪兵连、机关枪连各一,押运官员为行政院参事陈铣、朱宗良,书记官翟宗翰,收发主任汪今亮等。5日中午12点,“江靖”轮安全抵沪,缓缓停靠在金利源码头。故宫博物院秘书长李宗侗已在码头迎候。南迁上海的五批文物先后于1933年2月6日、3月15日、3月28日、4月19日和5月15日经过同样的装箱、装车手续启运运往上海。其中,在第四批南迁文物启运在浦口换船时,把第一批留在行政院大礼堂的文献箱件一并装船运到了上海。

返回頂端

全国第一家故宫文物南迁历史民间纪念馆 四川省乐山市安谷镇泊滩村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 咨询电话:0833-2120962 版权所有 战时故宫 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