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故宫人 无双谱

题注 欧阳道达(1892—1976)

青年欧阳道达

曾用名欧阳邦华,安徽省黟县渔亭镇欧村人。19岁,进入苏州东吴大学预科学习,1915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后,任北大预科讲师和研究所助教。1924年至1927年,以北京大学工作人员名义参加驱逐溥仪出宫及"清室善后委员会"清点清宫文物工作。"九一八"事变后,故宫博物院为了文物的安全,精选最有价值的文物一万九千多箱,分五批南迁。1933年,受故宫博物院马衡院长之邀欧阳道达赴上海任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驻沪办事处主任,并任故宫博物院文献馆科长一职,主要负责故宫全部南迁文物的保管工作。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侵略者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故宫博物院文物再次分三路向西南大后方转移。欧阳道达参与并承担了整个文物西迁及抗战胜利后文物复员艰苦卓绝的播迁征程的组织管理工作。其中数量最多的中路文物9361箱,由欧阳道达亲身随护,从南京启运,溯江而上,辗转迁藏,直至当时四川省乐山县安谷乡(今乐山市安谷镇)。欧阳道达任故宫博物院驻乐山办事处主任,典守文物八年。期间,乐山七座文物库房,在他的严密防护下,珍贵的历史文物,经历日军空袭、保管条件恶劣的威胁与考验,而未曾受到损坏和遗失。抗战胜利,国民政府特别颁发了两枚"胜利勋章"表彰护持故宫文物有功人员,其中一枚颁给了的欧阳道达主任,另一枚则颁给了当时担任峨嵋办事处主任的那志良。抗日战争胜利后,文物全部运返南京。解放前夕,国民政府将2972箱文物分三批运往台湾。欧阳道达留守南京库房,当第三批文物甫一运出,欧阳道达便组织人力,将文物库房门封闭,保存了一万多箱文物的安全。南京解放,《新华日报》发表专题表彰他保护国家文物的功绩。1949年以后,历任任故宫博物院南京分院负责人、北京故宫博物院副研究员、国家档案局明清档案馆副主任。1959年退休后任故宫顾问直至1976年。

故宫文物避寇记

欧阳道达前后为故宫服务四十多年,为中华文化保护事业倾注半生精力,其护佑国宝的功勋值得世人谨记,他参与编订、记录整理的战时故宫文物保管制度与办法被沿用至今,他从容坦荡的性格、果敢沉稳的作风受到故宫同仁尊重与信任,亦为后辈尊崇与景仰。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护宝功臣、故宫先贤,一生低调、不事宣扬,留下的相关资料甚少,即便其后人对父辈的付出与贡献亦难以细说其详。《故宫文物避寇记》是先生完成于1950年的记录文物南迁经过的专著,成为先生留下的一份极其珍贵的文物南迁档案史料,在深藏故宫档案室半个多世纪后,终于2010年由紫禁城出版社整理出版。先生以平实的语言、翔实的统计资料向世人展示了一幅波澜壮阔的文物播迁画卷,也从一个侧面显现出象欧阳道达一样的故宫同仁严谨细致、内韧坚持的文化典守形象。


故宫文物避寇记·绪言(欧阳道达)

故宫文物之南迁与西迁,盖以日帝国主义之深入侵略,避地而免罹于浩劫也。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日帝占领我东北,华北之屏障失。为谋文物不因敌寇而有损失,当时遂有选择精要迁地储藏之筹备。一九三三年开岁,寇氛益炽,国难益深,榆关告警,平市垂危。文物选迁之筹备工作,至是已大致就绪,乃经本院理事会决议南迁上海,租库储藏并限期分五批启运,经平汉、陇海、津浦、京沪等路而达沪。——于是年二月六日开始,五月廿三日蒇事。综计本院南迁存沪文物,有一三四二七箱又六四包。此外,附运文物之寄存于沪库者,尚有北平古物陈列所五四一四箱,颐和园六四〇箱又八包八件,国子监一一箱:共六〇六五箱又八包八件。其附运而不寄存者,则有国立中央研究院三七箱,内政部四箱,先农坛八八箱:共一二九箱。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本院在南京朝天宫建筑文物保存库完成,南迁存沪文物至是尽转迁南京而储藏于新库;并合并上海、南京两办事处,改为南京分院。

一九三七年"七七",日帝芦沟桥侵略战事发生,既而"八一三"抗日战争揭开序幕,南京分院保存库将有沦陷战区而受炮火摧毁,或遭敌寇掠劫之虞。是以南迁文物又不得不作避地西迁计矣。首批迁湘者,于八月十二日离开南京,悬由湘转贵阳、安顺、巴县。二、三两批,溯江先运汉口;寻转宜昌、重庆、宜宾、而终迁于乐山安谷乡。四批渡江陆运,经津浦转陇海路,直达宝鸡;继迁南郑、成都、峨嵋。以箱件与麻包并计,西迁文物,四批综合数为一六六九七(附运箱件在内)。以时计之,迁湘者最早,但逮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十八日始迁巴县,是其迁定时间有较乐、峨两处为最后。是则全部文物之西迁工作,由启运而底定,实历时七年四月也。

溯当日抢运文物出京工作,其仓皇急遽,如救焚拯溺,呼吸之际,间不容发。嗣以时愈危而势愈迫,交通工具万分缺乏,致不及抢运而封存于南京分院文物保存库者,尚有文物二九五四箱(寄存箱件并计);逮抗日战争胜利之明年,始由本院收回。

抗日战争胜利后,西迁文物之分存于巴县、乐山、峨嵋三处者,先后集于重庆。集中工作,历时一年(自一九四六年一月讫明年二月)。集中完成,相继筹备东归。首批文物,于一九四七年五月启运。水陆运程,合计十批。末批运抵南京入库,时已十二月八日。是为东运工作完成之日,亦即文物避寇十年、长征万里而安然归来之日。且由是而回忆十年前是月,适为文物西迁末批离开南京之时。来去之期,离合之际,固不应如唯心论者作宿命论观,然如是际会,适以足成十年,奇遇巧合,亦避寇中一掌故也。

是记叙述,即以文物避寇先后十有五年(一九三三年至一九四七年)之经过,分为三期:南迁时期、西迁时期与东归时期,而附以收复京库。比事汇集,按期归纳;一期之中,再以子目分析区别。属辞纪实,不尚藻饰;随类附表,藉醒眉目。挂一漏万,知所不免。倘以研究文物避寇始末之初步史料视之,庶乎近焉。


冷静的述说——推荐故宫文物避寇记(郑欣淼)

在对故宫博物院成立以来所存档案有所了解后,我认定这是一座储藏丰富的宝库。那泛黄的卷宗挟藏着时代的风云,印记着过往的岁月。而不久前在此发现的存藏近六十年的欧阳道达先生的《故宫文物避寇记初稿》,就使我既惊又喜。

欧阳道达先生为故宫博物院的前辈人物,在文物南迁后,一直承担着守护文物的重任。南迁文物首先存贮上海,一九三四年成立故宫博物院驻沪办事处,主任即为欧阳道达先生;后文物西迁入川,分存于乐山、峨眉、巴县,其中保管文物最多的是乐山,有九三三一箱,乐山办事处主任还是欧阳先生;从抗战胜利一直到五十年代,欧阳先生又负责南京分院的工作。一九四九年四月廿六日,中共中央宣传部电告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三野战军政治部,命欧阳道达科长保护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南京分院的文物。欧阳先生亦不负厚望,完整地保存了这批文物瑰宝。

我们感谢欧阳道达先生在故宫文物保护上的付出和贡献,我们更感谢他为后人留下了这部长达八万字的记述文物南迁历程的书稿。

与中华民族命运联结在一起的故宫博物院文物南迁,其中的曲折、艰辛乃至种种秘辛,一直吸引世人的关注及好奇。但遗憾的是,全面地准确地记述南迁的书籍却甚少。台湾出过杭立武先生的《中华文物播迁记》,重点在文物迁台上;那志良先生在《典守故宫国宝七十年》中,主要叙述南迁时自己的工作及感受;北京故宫与台北故宫也有"院史"类书籍,对此皆是梗概式的,太过简略。比较起来,欧阳道达先生的书稿则填补了这个空白,是笔者迄今所见记述文物南迁的一部最好的史料性作品。

当年故宫文物南迁,是迁到南方,后在南京建了库房,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又有了"西迁"或称"疏散"。但相对于北平故宫来说,都算在南方。现在人们所说的文物南迁,一般统指故宫文物在南方包括"西迁"的整个期间。《故宫文物避寇记》,全面记述这十多年间文物南迁的历程,除过绪言,又分阶段回顾"记南迁"、"记西迁"、"记东归"、"记收复京库",脉络清晰,层次分明,详略得当,语言简朴,人们读完后对故宫文物颠沛流离的过程会有一个完整的印象。

欧阳道达先生亲自参与了整个文物南迁的过程,书稿中既有大事件的粗线条勾勒,又提供了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对于研究文物南迁史十分重要。例如,当年故宫文物装箱的编号标识,馆处各不同,作者指出其中存在的体例稍有失当之处以及其他特殊情形,并强调"须记述者五事":"一、文献馆箱件虽亦于大别中分小别与其他馆处同,但顺序编号只以大别之字(文)贯彻首尾,不同于其他馆处而以小别之字各自为分别编号起讫。二、文献馆南迁箱数实为三七七三,而编号讫于三八六八,是因中间自三〇四六至三一四一之九五号当日未曾引用,致实际箱号有间断而非顺序联续。三、甲字瓷器四百箱,丙字杂项(各式墨)六箱,初虽由古物馆编号,但迁沪后仍归前秘书处编册。是以物甲与物丙之四〇六箱,论编号标识,乃系属古物馆,而选迁责任始终归前秘书处。四、前秘书处之皇字第二〇一号箱,因装车时撞伤,退回本院而未南迁,是以南迁文物之皇字实际箱数为七六三,而顺序编号则讫七六四。五、南迁文物清册,馆处分编。其编例以分批按箱为纲,汇列点查字号、文物品名及件数为目,并按箱总计件数、分批总计箱数。除前秘书处所编者,以校勘未周,迄今仍保存稿本及油印复本外,余如三馆所编,则皆有铅印本问世"。作者特别提出:"此五事,皆馆处当日筹备移运工作中参伍错综情况,事久或可淡忘,爰特记之。"此类记载不少,亦易为人所忽略,从中可见先生的有心。

本书篇幅不算长,但内容极为丰富,对四川各个库房存贮文物的具体介绍及文物运输过程中运载车辆、途中意外、文物受损等都有明确记述。例如东归文物的三次覆车、两次淋雨、一次肩运失坠以及受损情况,一一说明。在冷静的述说中,仍可感受到作者与故宫同仁视文物国宝为生命,不辞劳苦、死而后已的崇高精神。

一九四九年四月七日,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在对南京分院的一份批示上说:"文物南迁及抗战西迁始末,应及早汇集资料,从事编辑。"欧阳道达先生一九五〇年八月完成的这部书稿,大概与马衡先生的指示有关。但马院长阅后,作了这样的批示:"此稿为文物播迁史料,似无印行必要,可存卷备查。"这一"存卷"即达五十九年,使其在重扃密锁中湮没无闻。现在紫禁城出版社要出版此书,对于故宫博物院院史的研究,对于一般读者了解当年文物南迁始末,定大有裨益,故特为推荐。

返回頂端

全国第一家故宫文物南迁历史民间纪念馆 四川省乐山市安谷镇泊滩村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 咨询电话:0833-2120962 版权所有 战时故宫 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