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史馆创办人王联春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

2010.09.26 中国青年报专访安谷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创办人王联春

2010年8月25日《中国青年报》"冰点人物"专栏刊发《拼出一段故宫南迁史》——对四川省乐山市安谷镇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创办人王联春的人物专题报道。文章一经发表即得到包括新华网、人民网、光明网、腾讯网、网易等媒体的转载,引发广泛关注。网易辽宁锦州网友"渠成水到"评论:"真正的做事";山西临汾网友评价:"民族的脊梁";上海网友留言:"有这样的中国人,中国才真正的叫中国";当几天之前,王联春老人在乐山安谷与中青报冰点特稿部记者赵涵漠不期而遇时,这些都是他不曾想见的。6月份中青报的记者就曾到访安谷,然而老人的一场病让那次访问未能实现。两个月后,特派记者再次来到乐山,老人一句:你们又来了!平实中透着意外与感动。老人亲自驾车,载着记者来到位于安谷镇泊滩村的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老人细致的将自己心血堆砌的事业,一砖一瓦,一图一画的介绍给远道而来的采访者。尽管,建筑风格略显简朴,横跨山谷的桥梁因为道路规划仍未建通,展厅内的展板因为潮湿略微有些褪色和变形,但是对于这幅由心而发,亲手勾画的馆舍景象,老人还是充满着自豪。因为他觉得无论怎样,这里都饱含安谷百姓、乐山人民对故宫文物、对民族文化的深情与敬意,这是他最强大的后盾,也是这方土地最为动人的地方。


拼出一段故宫南迁史(转载)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记者:赵涵漠

  他只是一个普通农民,却用尽一生的积蓄修建了一座陈列馆。这座陈列馆中,盛满了70多年前,故宫国宝南迁到四川乐山的故事。他的最高学历只是"120个小时的扫盲速成识字班",但却做出了许多文化人不曾想过的事儿。
王联春坐着欧阳道达先生使用过的轮椅留影 王联春在陈列馆作讲解 王联春      这是一栋灰瓦红柱的仿古建筑,被包围在一大片茂盛的玉米地和水稻田中。这个地方如此偏僻,以至于每天唯一的一班公共汽车,要穿过大渡河桥和一条尘沙飞扬的土路,才能到达这里。
     但对于村民王联春来说,这栋位于乐山市安谷乡泊滩村头的孤零零的小房子,比起那座近2000公里之外、坐落于北京城中轴线的紫禁城,有着"重得多的分量"。这是中国民间现存的唯一一座"故宫南迁史料陈列馆",为了修建它,这个老人用了两年,耗费了一生积蓄。
     1933年,为了躲避日军侵略,保护国宝,故宫博物院数十万件文物辗转万里,分三路南迁。1939年,其中的10万余件宝物经水路抵达四川省乐山市安谷乡的"河湾儿"。这些悄悄被运送上岸的文物,在这个偏僻的乡镇里,一住就是7年。
     "我与这段历史同岁。"这个71岁的老人骄傲地说。
     这段历史,曾是一个巨大的秘密。王联春还记得,距离自己家只有100多米的"朱、潘、刘"三氏祠堂,就是一处藏宝地。当地的村民大多不知道,那些被紧锁起来、严密看管的箱子里究竟装着什么,他们只知道,"那是博物院里的东西"。大人们会警告顽皮的孩子,"博物院当兵的凶哦,不要随便靠近。"
     那时,他并不知道这其中有许多价值连城的珍宝。但当年日本军队曾在乐山地区大肆轰炸。在老人的记忆中,日军的飞机往河里丢炸弹,炸起了"一两丈高的水柱",河面上漂浮着翻着肚皮的死鱼,"河水都烧沸了"。
     在这个位于川西的小村子里,9000多箱文物安然度过了战乱年代,抗战胜利后,它们再次沿水路运走,"码满箱子的竹筏,排了半里路那么长"。后来,那些曾经南迁的国宝,一部分回到北京故宫博物院,而另一部分,则远赴海峡对岸的台湾岛。
     这是中国乃至整个世界文化史上最为壮观的一次"文物大迁徙",这些国宝经过大半个中国,漂流数千里,竟无一件丢失或损坏。其间,安谷乡的村民们亦功不可没,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曾被雇用为木匠或者搬运工,为国宝的保存,贡献过微薄却必不可少的力量。
     但当时年幼的王联春并不明白其中的意义,他甚至认为,国宝离开了村子,也只是"乘着筏子",去了"离家不远的乐山"。随后,他和所有同年纪的伙伴一样,站在稻田里,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上世纪80年代,这个在外人看来"一直很有闯劲儿"的农民,成了这个小镇上最早的生意人。他开了煤矿,办了洗煤厂和运输公司,成为安谷的"名人"。他曾驾着拖拉机,去市政府大院里参加"'万元户'表彰大会",享尽了风光和他人艳羡的眼神。
     10多年前,乐山当地的文史工作者开始搜集相关史料。那个最高学历只有"120个小时的扫盲速成识字班"的农民企业家,也开始参与其中。他老了,"钱也赚够了",一心想着能做些"有点文化的事儿"。
     可这个时候,这段"故宫国宝南迁"的历史,已经渐渐被时间湮没。当地的许多年轻人,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那段故事。曾经"藏宝"的六处祠堂,也变成了住宅或粮站,然后慢慢地破败,坍塌,最后一片祠堂断墙,也在5年前的暴雨中倒掉了。
     为了表彰安谷百姓,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的马衡,曾亲笔书写了6块"功侔鲁壁"的金匾,挂在6处祠堂的中堂之上。但后来,那些黑底金漆的牌匾,被拆开、劈裂,散落各地。有的成了宰猪切肉的菜板,有的成了墙板中的一块。
     "越了解就越觉得这个行动比较伟大",王联春回忆道。2007年,他终于下定决心,要为国宝南迁的历史,修一座史料陈列馆。
     这并不是个轻松的决定,几乎没有人支持这个在老人看来"伟大"的项目。
     一些政府工作人员声称,这个行为是"崇拜国民党";商界的朋友也难以理解,"明明是政府该做的事情,你干吗多管闲事?"一些不认识他的人则给出这样的评论,"脑壳有包"。就连家人也"百分之一百反对",几个儿女不断劝说,"70岁了,好好休息吧。这么多钱,你用不了,我们来帮你用。"
     不过,这个说话时总喜欢皱着眉、叉着腰的老头子,却是个"一根筋"的人,"只要我看准的事情,即使错误也要走到底。"
     王联春和他那些"六七十岁的老伙伴"一起,开始四处寻找那些仅存的见证者,一点点"抠出"关于那段历史的种种细节,每打听到一个过去"给博物院干活儿的",就要兴冲冲地找去那里听故事。
     究竟曾有哪些文物来到乐山安谷,如今的历史学者都难以给出一份清单。一些曾经在故宫南迁中担任"勤杂工"的老人,已经年逾古稀。从他们那里,整理史料的"志愿者们"得知,当时的宝物中,有一幅"很长的长卷,画了很多人和街景",再通过一些比对,他们推断,著名的"清明上河图"曾经藏身于此。
     他四处向农民讨要"南迁时留下的东西",收藏一天天丰富起来,丢了壶盖的白瓷茶壶、锈迹斑斑的烛台……在一个故宫工作人员曾经使用过的锡灯盏下,他也郑重其事地标明,"安谷本地'王锡匠'打造"。为了充实展品,他还请了当地的木匠,仿制运送国宝的木船、竹筏。
     他决定仿照最熟悉的三氏祠堂的模样,建立起一座陈列馆。为了省钱,他没有请设计师,"图纸全在这里",王联春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尽管据老人称,自己已经为这个项目投入了近1000万元,但比起千里之外那个金碧辉煌的故宫,这间约为1000平方米的小陈列馆,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就算与"脑袋里的设计图"相比,现实中的陈列馆也简陋得多。"一大片碧海连天的荷塘",实际上是一个长满水蚊子的小水池。因为预算有限,原本打算一直横跨门前安太公路的石桥,也在陈列馆这一侧戛然而止。大门口竖立着一座形似炮弹的黑黝黝的雕塑,这是为了纪念日军对乐山的大轰炸所建,但这样的风格,与整座"祠堂"对比起来很不协调。
     展馆由一个"非专业团队"看守。馆员都是附近的老百姓,就连讲解员也是一名穿着汗衫、不停抹汗的当地农民。20多年前,王联春下矿摔断了腿,从此,他走路总是一脚高、一脚低,而他的整支队伍也被朋友们调侃为"三个跛子,一个聋子和两个泥腿子"的组合。
     红柱分隔出5个展厅,展板上印刷着大量的文字资料,但因为湿气重,甚至经常能在纸板上看到受潮的痕迹。如果只是走马观花,几乎只需要10分钟就能逛完一圈。
     但今年6月,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重走故宫南迁路"的活动团队到达这个小小的陈列馆时,有学者惊讶地发现,"这里的南迁史料,甚至比故宫还要丰富"。
     原北京故宫博物院文物管理处处长梁金生曾经两次来到陈列馆,在他看来,在整理南迁历史的时间上,"故宫起步更晚"。他也发现,尽管故宫的档案也很多,"但那都是一些大的东西,我们并没有他们从民间找到的那些故事和细节。"
     这是这个老人能得到的唯一的安慰。在过去的3年中,这个老人曾经不止一次地以为,自己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但为了这项从68岁才开始的事业,这个一度风光的老人,却吃尽了苦头。
     据他说,当他租用村里的一块荒地用于馆址时,当地政府的工作人员告诉他,想要建陈列馆,必须从租用土地转为"征用土地"。但当他想取得"征地权证"时,又被告知,以个人的名义不能受理,他必须有一枚"公家的章"。
     "我既要出钱,还要出力,还要受气。"他总是用浓重的乐山口音念叨着这句话。
     他将每一条账目都熟记于心,但却总是不能够说明,自己究竟为什么要开始这样一项"事业"。"就是做点儿好事,我的财富来自社会,难道我不应该回报社会吗?"王联春一本正经地反问。
     至今,这个位置偏僻的陈列馆并没有接待到太多游客,当地的老百姓居多,有时一天只有两个人。也有外地游客直言,这里"看着挺山寨的"。
     但这些零零散散的游客,会格外注意一条横置在展馆中央的玻璃展柜,在那条狭窄的格子里,是几块黑底的残匾。尽管金漆已经剥落,但深深嵌入匾中的"功侔鲁壁"4个大字,仍然清晰可辨。
     它们来自安谷的6个存放点,曾经被高高挂起,又曾经被劈开、拆断,成为菜板、栅栏或墙板。今年夏天,当地文物局将它们赠送给这位"新上任"的老馆长,"功侔鲁壁"再次出现在安谷人的视野里。
     谈到此事,这个天热时总爱将西装裤腿卷到膝盖上的老农长抒了一口气:"看看,它们终于拼在一起了。"
原文链接: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返回頂端

全国第一家故宫文物南迁历史民间纪念馆 四川省乐山市安谷镇泊滩村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 咨询电话:0833-2120962 版权所有 战时故宫 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