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故宫南迁人后代与故宫文物南迁史馆王联春在北京聚会

2010.02.21 故宫后人与王联春在北京欧阳道达先生故居前合影

2010年2月21日,在原故宫博物院乐山办事处主任欧阳道达先生北京故居,故宫后人欧阳同武、欧阳定武、欧阳复武、马思猛、梁金生、励惠国等与四川省乐山市安谷镇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出资筹建人王联春会面。同武、定武、复武父亲欧阳道达先生是故宫文物南迁主要负责人之一,文物南迁乐山期间一家人曾长住乐山;马思猛先生祖父是故宫博物院第二任院长马衡,马院长主持文物南迁西运,为故宫文物保护,倾注毕生精力;梁金生先生一家五代与紫禁城结缘,可谓故宫世家,父亲梁匡忠祖父梁廷炜,守护文物南迁,为故宫奉献一生;励惠国先生表叔励钧先、父亲励芝先,先后加入故宫博物院乐山办事处从事文物保管和运输,手足情、故宫情、民族情,为中华文物保护书写下深情一页。当几位故宫后人与乐山安谷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的筹建人王联春齐聚一堂,共话南迁历史的时候,那些尘封在历史档案中的文字顿时鲜活起来,参杂着怀念、欣慰、期待,许许多多的复杂情绪在这四合院的小楼里萦绕盘旋。王联春已经七十岁了,写满沧桑的脸上却始终绽着暖洋洋的笑容,在这咋暖还寒的早春京城,他深深感受到这些写就了历史的故宫人后代言谈间传递出的温情。

能见到欧阳同武、马思猛、励惠国几位先生是这位安谷老人没曾想到的。老人身患残疾不便远行,这次却执意来京,是因为他想向郑欣淼院长——这位中华文明第一宝库的典守者汇报自己为故宫文物南迁历史做的一点工作。这份对于一个农民来说太过艰难而对故宫来说似乎又有些遥远、微不足道的工作,令老人心生疑惑,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做了件伟大的事,有时候又有人说他太老了尽做傻事,这次他想亲耳听听郑院长对这份工作是何种评价,又有哪些指示。就像一名为理想远征的老兵,终于要回到将军身边,难以抑制激动而紧张的心情。老人邀请去年曾在安谷相识的故宫后人梁金生、欧阳定武、欧阳复武相伴,去亲近那熟悉而又陌生的紫禁城。在那之前,欧阳定武、复武兄妹却为他带来了意外之喜。原来,自去年十月访问安谷之后,欧阳道达先生的子女们就没有中断对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的关心,他们不断为陈列馆搜集、提供史料,在故宫后人中间传递着乐山修建故宫文物南迁史馆的消息。故宫后人们对那个安谷镇上的小小陈列馆和她的"父亲"倔强的安谷老头早已耳熟能详。初春的北京没有积雪只有阳光,当王联春来到与故宫隔街相望的欧阳道达故居时,一次次热情的握手、一张张温暖的笑颜,将老人心中未尽的寒意驱散一空。马思猛先生、励惠国先生、欧阳同武女士询问着安谷的故事,关切着老人修建陈列馆的情形,在与梁金生、欧阳定武、欧阳复武彼此儿时记忆的印证中,故宫后人们重新勾勒出一幅不同的南迁画卷。父辈辗转的工作、儿时生活起居的变迁、同学好友流动的学堂、母亲做的打满补丁的新衣,还有天空中呼啸的战机,空袭警报里凄绝的嘶嚎,还有那南方宅院后的一棵梨树,田野中屹立的一片残墙,南迁从来就不是仅这两个字形容起来的那么简单。南——是追索的方向,是信念的故乡,迁——是斗争的历程,是命运的激荡。此时,微笑着倾听的安谷老人,心中已经不再疑惑。因笑容挤上眼角的一缕皱纹仿佛也镌刻下新的意涵,明天他将去领一份新的军令状。他要让故宫文物南迁的历史从安谷这座南方小镇被唤醒,将南迁人、南迁精神和南迁文化的历史内涵向社会宣示,中国人不应忘记南迁,我们的后代不能忘记南迁。

资讯图集

故宫后人与王联春在欧宅前合影 马思猛、梁金生与王联春合影 马思猛与王联春 故宫后人与王联春在欧宅聚会 故宫后人与王联春在欧宅聚会 欧阳定武与王联春在故宫东北角楼前合影 欧阳定武与王联春在故宫合影 欧阳定武与王联春在国家体育馆合影

返回頂端

全国第一家故宫文物南迁历史民间纪念馆 四川省乐山市安谷镇泊滩村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 咨询电话:0833-2120962 版权所有 战时故宫 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