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故宫人 无双谱

马衡

马衡

字叔平,别署无咎、凡将斋主,浙江鄞县人。国学大师,金石考古学家、书法篆刻家,新浙派艺术的代表人物,西泠印社第二任社长,中国近代考古学和博物馆事业的开拓者。早年就读南洋公学,曾学习经史、金石诸学。精于汉魏石经,注重文献研究与实地考察。1922年被聘为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考古研究室主任兼导师,同时在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兼课。曾任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考古学研究室主任。1924年11月受聘于 “清室善后委员会”,参加点查清宫物品工作。1925年10月故宫博物院成立后,曾兼任临时理事会理事、古物馆副馆长,马衡先生任职期间,对古物馆内机构的设置、业务的划分都有周密的考虑,又亲自拟写了《故宫博物院古物馆办事细则》,对本馆九课分掌事务作了详细规定。古物馆同仁积极布置陈列展览,进行文物整理、传拓、刊印等工作,成绩显著,马衡先生在其中不仅发挥了熟悉古物的业务优势,而且展现了善于组织管理的卓越才能以及细致、缜密、务实的工作作风。1926年12月任故宫博物院维持会常务委员。1928年6月南京政府接管故宫博物院时,曾受接管代表易培基的委派,参与接管故宫博物院的工作。1929年后,任故宫博物院理事会理事兼古物馆副馆长。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鉴于时局不断恶化,经故宫博物院理事会讨论决定,并报国民政府同意,将院藏文物中的精品南迁运沪。此次南迁,古物馆共装了2631箱,63735件文物,其中仅瓷器就达1746箱,27870件,自1933年2月7日起分5批起运。马衡先生亲自监运4月19日起运的第四批文物,也是数量最大的一批,共计4635箱又2包,于27日抵达上海。 马衡先生于1933年7月代理故宫博物院院长,次年5月实授院长。上任后,他立即开展对故宫博物院留北平文物的清点及南迁运沪文物的点收工作。1935年12月至1936年3月,故宫博物院举办了赴英国伦敦展出的“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这是故宫文物首次大规模出国展览,为战难中的国人树立了骄傲与自信。1936年9月,位于南京朝天宫的故宫博物院南京分院文物保存库房也在马衡先生的呼吁努力下建成,存放从上海转迁的故宫文物。正当马衡先生运筹帷幄之时,“七七事变”爆发了。 “七七事变”后,南京形势日趋紧张,故宫博物院的南迁文物奉命向西南后方疏散,亦称“西迁”。至1945年日本投降止,为保护故宫文物的完整,故宫同仁历尽艰难,甚至付出生命来维护自己的神圣职责。马衡院长在这8年中策划调度,鞠躬尽瘁,功莫大焉。西迁文物分3批存放在四川巴县、乐山安谷、峨嵋等处,每一处存放地都是由马衡院长亲自实地考察而选择确定的,途中辗转迁移,多次在敌机夷平该地之前脱离险境,连马衡先生都归之为“不可思议的奇迹”。

马衡

 抗日战争胜利后,马衡院长奉命领导故宫博物院复员,1946年开始组织西迁文物东归。文物东归分两步进行,首先将巴县、峨嵋、乐山三处文物先于重庆集中,再由重庆经水陆两路分运南京。文物东归历时两年,至1947年11月27日,16724箱文物全部安全抵达南京。 南迁文物重回南京后,下一步应当回归北平故宫。然而此时,国民党政权却决定将南京与北平故宫的文物精品运往台湾。紧要关头,马衡院长以文物安全为借口,拖延时间,巧妙、坚决地抵制了国民党政府关于空运珍贵文物去南京的命令,才使北平故宫文物运台一事搁浅。北平解放前夕,为确保故宫建筑与文物的安全,他坚守院长岗位,并与社会名流呼吁国民党当局避免战火,保护北平文化古城。为敷衍催促文物运台的行政院和杭立武,马衡召开了一次院务会。出席这次会议的有古物馆的朱家溍,代表身在上海的馆长徐鸿宝;文献馆的单士魁和张德泽,代表已经赴台的馆长姚从吾;还有图书馆馆长袁同礼、总务处处长张庭济和秘书赵席慈。 院务会看起来开得很认真,马衡与参会人员仔细讨论了选择哪些文物装箱,以及如何装箱等,并告诫大家一定要细致谨慎,“要稳重妥当,要保证不损坏。不要求快,记住!不要求快。先准备箱板、木丝、棉花和纸,用多少要做个计划交总务处购置。” 其实,故宫里的包装材料像板箱、棉花、木丝等都是现成的,一面挑选,一面造册,一面装箱很快便可完成。但在马衡“安全第一,不要求快”的工作方针的指导下,工作人员们都没有了抗战时抢救文物的雷厉风行,这个包装工作慢条斯理、拖泥带水地进行着,一直磨蹭到1948年的12月14日,这一天,北平城彻底陷入了解放军的合围当中,对外陆路交通断绝。在中共地下党发起组织的“故宫博物院职工警联谊会”的促使下,马衡关闭了午门、神武门和东西华门四门,选装好的精品文物再也无法运出。一个月后,1949年的1月14日,马衡致函杭立武,信中写道:“嗣贱恙渐痊而北平战起,承中央派机来接,而医生嘱勿乘机,只得谨遵医嘱,暂不离平。”对于文物迁台事件,他更作了明确的表态:“窃恐爱护文物之初心转增损失之程度。前得分院来电,谓三批即末批,闻之稍慰,今闻又将有四批,不知是否确实。弟所希望者三批即末批,以后不再续运。”道不同不相为谋,两人从此分道扬镳。从南京运到台湾的文物共计2972箱,其中古物1434箱,图书1334箱,文献204箱,占南京所藏文物的1/4,而当时尚存北平故宫的文物一箱也未运出。

 1949年1月,北平和平解放。3月6日,故宫博物院被北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马衡先生留任院长,全体工作人员均留原工作岗位,职薪不变。1950年1月,南迁文物第一批1500箱从南京运回。1951年11月,根据周恩来总理批示,文化部社   会文化事业管理局副局长王冶秋和马衡院长等从香港以重金赎回“三希堂”中之“二希”——王献之的《中秋帖》和王珣的《伯远帖》,并入藏故宫博物院。马衡院长为故宫博物院工作的全面恢复及以后的发展付出了大量心血,作出了重大的贡献。1952年,调任北京文物整理委员会主任委员。1955年3月在北京病逝,终年74岁。 马衡先生为故宫博物院服务了27年,其中19年担任院长之职。这19年中多值战乱,烽烟遍地,故宫文物南迁、西运,新旧政权交相更替,马衡先生始终以保护故宫文物为己任,尽职尽责,他保护中华民族珍贵文化遗产的劳苦与功绩将永载青史。马衡先生又是著名的金石学大师、中国近代考古学和博物馆事业的开拓者,而且将自己毕生的收藏倾囊捐赠给了故宫博物院。故宫能得以今日的面貌存在,马衡先生功不可没,堪称“故宫的守护者”。

返回頂端

全国第一家故宫文物南迁历史民间纪念馆 四川省乐山市安谷镇泊滩村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 咨询电话:0833-2120962 版权所有 战时故宫 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