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故宫文物南迁历史

中线文物运抵乐山安谷

乐山安谷水路航道上的巨型睡佛

中路:南京--汉口--宜昌--重庆--宜宾--乐山安谷

押运人员:马衡、杭立武、吴玉璋、梁廷炜、牛德明、李光第、徐

森玉、朱学侃等

重大事件:重庆大轰炸 朱学侃遇难 乐山大轰炸

1937年11月故宫南迁文物在南京装船运到汉口,不久南京沦陷,汉口也随时有被轰炸的危险,此时国民党政府迁都重庆,为确保安全,存汉口文物不得不仓促运往宜昌。1937年12月九千多箱文物转运到宜昌,待到长江航道具备通航条件后文物继续西迁,穿越险恶的长江三峡于1938年秋天到达重庆。文物从南京到重庆的转移运送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此时的重庆正也陷入了危机之中。由于南京政府迁入重庆,日本侵略者为使中国政府屈服,对当时的重庆市进行了长时间的疯狂大轰炸,由1938年2月18日起至1943年8月23日,日本对战时中国陪都重庆进行了长达5年半的战略轰炸。在此期间日本对重庆实施轰炸超过200次,出动9000多架次的飞机,投弹11500枚以上。重庆死于轰炸者达10,000人以上,超过10,000幢房屋被毁,市区大部份繁华地区被破坏。日本对重庆实施的空袭,是继德国在1937年4月西班牙内战中对格尔尼卡(Guernica)平民实施轰炸之后,历史上最先实行的战略轰炸。其目的是希望透过制造大量平民杀伤,以瓦解当地军民的抵抗的士气。1940年5月,日本侵略军大本营发动《101号作战》计划,由陆、海军同时对中国后方进行轰炸。陆军主要以山西运城为基地,海军主要基地为汉口。轰炸重庆的日机超过2,000架次。8月19日的轰炸尤为惨烈,日本海军投入超过140架轰炸机,以零式战机护航轰炸,重庆2000多户民居被毁,称八一九大轰炸。日方原本希望依靠威慑性轰炸促使中国军民投降,但国民政府在八一九大轰炸后发布《国民政府令》,正式确认重庆为“陪都”,且“还都以后,重庆将永久成为中国之陪都”,表达了抗战到底的决心。为了躲避日本人日益猖獗的侵略攻势,故宫南迁文物必须转移。1939年春天,故宫南迁国宝计9369箱件被装上小木船迁离重庆。在一次为保证运输安全的船舱检查中,故宫职员朱学侃不慎跌落进漆黑的船舱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在所有故宫人的同心协力之下,全部文物走水路经宜宾中转运往四川乐山安谷镇。1939年7月至9月中旬,9369箱西迁文物陆续运抵乐山安谷,并在安谷成立故宫博物院乐山办事处。三路西迁文物中数量最大的中线文物存放安谷期间,也没有躲过日军的轰炸,1939年8月19日和1941年8月23日,日本侵略者连续对乐山城区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轰炸,乐山居民死伤5000多人。抗战期间,大批工厂、学校、机关内迁乐山,乐山成为抗战大后方的一部分,政治文化地位大大提高。1939年8月19日至1941年8月23日,日本飞机先后三次轰炸乐山城和苏稽场。其中1939年8月19日轰炸乐山城造成损失最为惨重。日军出动36架飞机,投炸弹数十枚、燃烧弹100多枚,乐山全城大火,城市被毁1/2,死亡4000余人。在1939年8月20日东京《朝日新闻》上,详细记录了日军川野特派员所写“海鹫嘉定初空袭和峨眉山上威压飞行”的现场情况:“19日午后,我海军航空队对四川省大后方嘉定进行了首次大规模的轰炸。对多数军事设施、当前正在积极建设中的政府诸机关进行了猛烈轰炸,取得了辉煌的战果。敌人仓皇失措并无抵抗。我军机的炮弹悉数命中市街的军事设施,十余处火光冲天,嘉定市内一片火海,附近的道格拉斯军机和大型飞行艇也仓皇逃窜。我军机掉转机头向抗日政府要人别墅所在地的峨眉山方向发动了威压飞行,全机无伤亡返回。”而在1941年8月24日东京《朝日新闻》中也刊登了日军海军基地井古特派员23日午后6时40分发出“嘉定初轰炸,战果辉煌”的现场报道。该文对日军对重庆、合川等地的猛烈轰炸进行详细叙述后,随后对乐山大轰炸进行了简单报道:“我海鹫军机23日对嘉定进行了猛烈轰炸。嘉定位于重庆西300公里,岷江的右岸,峨眉山的东北方。人口10万4千人,是四川省屈指可数的城市之一,作为缫丝产地及产盐地而闻名。”对乐山大轰炸的原因,日本媒体新闻报道这样解释:“嘉定被认为是继重庆之后,国民政府的最后避难地,是加紧迁都准备之所。此次嘉定轰炸与之前的成都轰炸同样,是表明我军决不让已在四川无处容身的蒋介石从我猛鹫的羽翼下逃脱之决心的战役。”

也许是古物有灵,也许是乐山大佛庇佑,抑或是安谷的名字祈得平安的福气,乐山安谷七座祠宇的九千多箱文物在经历肆虐的炮火侵袭后安然无恙,这也是巨大的民族灾难中一份不幸中的万幸。

返回頂端

全国第一家故宫文物南迁历史民间纪念馆 四川省乐山市安谷镇泊滩村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 咨询电话:0833-2120962 版权所有 战时故宫 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