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故宫文物南迁历史

南线文物运抵安顺

安顺华严洞

南路:南京——汉口——长沙——贵阳——安顺——巴县

押运人员:庄严、曾湛瑶、那志良、朱家济、李光第、郑世文等

重大事件:长沙大轰炸、贵阳大轰炸

1937年8月14日,招商局“建国轮”装上首批西迁文物80余箱(主要包括曾送往伦敦展览的精品)由南京水路运至汉口,然后转汽车抵长沙,南路文物到达长沙后,暂时存放在湖南大学的图书馆里。当时准备在岳麓山爱晚亭附近的山上开洞贮藏文物,但是还没有开工,日军就开始轰炸长沙。长沙为湖南省省会,抗战时期一直作为南京、上海等地的重要物资储备地,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后,一直将进攻和占领长沙视为重要的战略目标,1937年11月24日始,即开始对长沙进行飞机轰炸,遂使长沙成为湖南受害时间最早和最长的地区。至1945年8月抗战结束,日军先后出动飞机上千架次对古城长沙及城区四周狂轰滥炸,投弹成千上万枚,对长沙地区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严重破坏。1938年8月17日,日机18架空袭长沙,一次投弹百余枚,毁民房300余幢,炸伤800余人;25日,日机18架空袭长沙,投弹60余枚,炸死炸伤居民60余人;同年10且10日,日机35架3次空袭长沙,市民死伤300余人。 1938年10月,日军占领了上海、南京,下旬又占了武汉,接着又逼近岳阳。长沙危急。当时的政府执行“坚壁清野”和““焦土抗战”方针不让长沙落入日军之手,制造了文夕大火,数千年的长沙古城毁于一旦。全城63%的街巷、房屋被烧。造成经济损失达5541亿元(法币),为全市财产的43%,成为“二战”期间世界上损失最为惨重的四城市之一。1939年9月始,日军第十一军三次向长沙发动猛烈进攻,经中国军民奋起抗击,将其击退。但因日军窜扰城郊和战火的影响,使长沙地区遭受空前破坏。1944年6月,日军以20万之众再次进攻长沙,6月19日全市尽陷日军之手,至1945年9月:日光复,其间死亡68147人,受伤146224人,造成经济损失15741亿元(法币)。

面对敌人的猖狂轰炸行政院赶紧下令将文物迁至贵阳。刚刚停留不足一年的这批文物只好再次转运。在南线文物迁出长沙不久,日机27架空袭长沙,于岳麓山湖南大学一带投弹30余枚,其中燃烧弹10余枚。湖南大学时为湖南最高学府,设备完善,历史悠久,经此轰炸损失惨重。炸死38人,伤20余人。曾存放故宫国宝的校图书馆被炸毁,科学馆被毁三分之二。所藏珍贵书籍以及贵重仪器、标本、设备等俱被炸毁,全校精华付之一炬,多处房屋大半倾塌,有3栋学生宿舍受损最为严重,供电系统被毁坏,经济损失约30万元。南路文物逃过一劫后,一路流离,运输车队绕道广西桂林、柳州,于1938年1月运抵贵阳。 1938年10月日军占领武汉、广州,贵阳城也面临敌人轰炸危险。11月文物被转移到更为安全的安顺华严洞储存,并成立故宫博物院驻安顺办事处。1939年2月4日,日军开始空袭贵阳城,飞机疯狂肆虐,全市精华付之一炬,造成死伤无数,人们流离失所,当时贵阳警察局上报的材料上记载:“敌机的种类和架数:轻轰炸机18架;着弹地点:有贵阳的大十字、中华南路、三山路、次南门、大南门等处……财产损失:炸毁或烧毁房屋1326栋。另加上海银行、金城银行等几十处均被烧毁。当天炸死520人,受重伤1526人。” 第二天的新华日报也对此事作了详尽报道,文中写道:“空袭时,全城军警俱出动抢救,惟因贵阳为不设防城市,敌机之来,市民除散避外,毫无他法,故损失之大,一时尚无法统计。现城内仍在焚烧,死伤者经各慈善机关救治,难民数万,苦在四山露宿,寒风怒吼,哭声震天,对敌机的残暴行为,莫不切齿痛恨。”

幸因存贵阳城文物提前转移到安顺城外的华严洞存放才平安再渡一劫。1939年4月13日,南京古物保存所文物五箱计有秦汉古剑等珍贵文物118件也移藏华严洞。全部南线文物在安顺一呆就是六年时光。1944年,日军发动湘桂战役,贵阳告急,安顺华岩洞的故宫国宝再次陷入危机。1944年11月10日,广西桂林陷入敌手,次日柳州陷落。11月21日,日军沿黔桂路进犯黔南,“黔南事变”爆发。1944年年底,安顺办事处全体职员家属再度和古物一道,迁往四川巴县。

返回頂端

全国第一家故宫文物南迁历史民间纪念馆 四川省乐山市安谷镇泊滩村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 咨询电话:0833-2120962 版权所有 战时故宫 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