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故宫文物南迁历史

文化长征国宝南迁

太和门广场上的南迁文物

在日本侵略战争之前,中国的皇家文物已经历过两次战火浩劫:1860年,英法联军将“万园之园”的圆明园付之一炬,1900年,八国联军又洗劫了紫禁城和中南海——中国最早的卷轴画《女史箴图》从此流落海外,世界上最大最早的百科全书《永乐大典》毁于大火之中……战争是文物最大的灾难,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刚刚成立不久的故宫博物院为了在时局恶化时保证文物的安全,已经进行文物南迁的准备,这样的准备从九一八事变后开始,就悄悄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

东北战事紧急,故宫的文物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灾难威胁。1932年8月31日,“北平政务会议”议决方案:1,呈请中央拍卖故宫古物购飞机500架;2,令故宫停止处分物品;3,派员到院查看处分物品全案并查询院存基金数目。这无疑是一个火上浇油似的决定。幸而经院长易培基等多方努力,10月4日,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议决保护故宫办法,拍卖文物一案被否决。而文物的转移是刻不容缓了。

就在故宫文物准备装运南迁的前几天,当时的故宫博物院院长秘书吴瀛被指定为第一批文物的押运官。一时间舆论哗然,毕竟这是几百年来如此大批量的国宝第一次有计划地主动地离开紫禁城,不少人为此担忧,甚至有人要以武力阻止南迁。1931年“九·一八事件”后,日本帝国主义占领我国东北,并进逼华北。为谋文物安全,当时已有选择精品迁址储藏之筹备。院长易培基遂向当时的南京政府通报了北京的情况,南京政府告慰民众:国亡尚有复国之日,文化一亡,则永无补救。故宫文物应立即运往上海。文物运输前,院方向行政院和地方军政长官发出密电,请沿途保护。路线避开天津,绕道南下,以免遭日军袭击。列车全部是铁皮车,车顶四周均架起机枪,车两旁逐段有马队随车驰聚,每到一站,地方官派人上车交差。重要关口,车内熄灯。1933年2月5日夜,一大批板车进入了故宫,在神武门广场,文物集中装车,随后出午门运往前门火车站。故宫职员那志良回忆:“当时非常寂静,除了车辆声之外没有任何声音。没人说话,也没人唱歌,有非常凄凉的感觉。”没人知道这些国宝何时才能够再运回来。1933年2月6日,北平戒严,华北情势告急,第一批满载文物的火车,驶出了前门火车站。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历时最长的文物大迁移就这样开始了。

2月7日, 第一批南迁文物起运。古物馆452箱,图书馆602箱,文献馆1,064箱,共2,118箱。吴瀛等监运。3月5日抵沪。3月15日,第二批南迁文物起运。秘书处426箱,古物馆384箱,图书馆44箱、文献馆436箱,共1,290箱。俞同奎等监运。21日抵沪。3月28日,第三批南迁文物起运。秘书处1,013箱又62包,古物馆242箱,图书馆477箱,文献馆1,240箱,共2,922箱又62包。程星龄等监运。4月5日抵沪。4月19日,第四批南迁文物起运。秘书处2,635箱又2包,古物馆829箱,图书馆138箱,文献馆1,033箱,共4,635箱又2包。马衡等监运。27日抵沪。5月15日,第五批南迁文物起运。秘书处1,534箱,古物馆724箱,图书馆154箱,共2,412箱。俞同奎等监运。23日抵沪。五批南迁文物共19,557箱,包含古物陈列所、颐和园、国子监等单位文物的6,066箱。隔年2月,公布《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暂行组织条例》,故宫改隶行政院,命马衡为院长。1936年,南京朝天宫文物库房建成后,南迁文物继续分五批运往南京。

一段浩浩荡荡的文明拯救之旅就这样拉开了序幕,随着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的爆发,南京被迫文物继续分南、中、北三线向祖国内地大后方转移。一路上可谓枪林弹雨、翻山越岭、万里迢迢,前方总是未知的旅程,身后是日本侵略者疯狂的刺刀,心上还有国破家亡的伤,但是所有的艰难险阻摧不垮国宝典守人坚决的民族责任,灭不掉文物守护者炽烈的文化信念

十几年的辗转漂泊,万里的坎坷征程,最终,千年的文明和不朽的精神共筑起这世界文明史中屹立不倒的中华文明巨厦。

返回頂端

全国第一家故宫文物南迁历史民间纪念馆 四川省乐山市安谷镇泊滩村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 咨询电话:0833-2120962 版权所有 战时故宫 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