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故宫文物南迁历史

伪满洲国溥仪的君王梦

溥仪满洲国执政典礼

辛亥革命后隆裕太后被迫代年幼的溥仪颁布了《退位诏书》,但保留非统治皇帝的名义,溥仪退居紫禁城中的养心殿,从此宣告了清朝王朝的灭亡和延续了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的结束。逊位皇帝继续在紫禁城内呆了11年,而这11年也成为继火烧圆明园、八国联军入侵北京之后故宫文物流失最严重的时期。清朝遗老、后妃和太监、宫女乘皇权倾覆故宫文物监管松懈之机,大肆盗窃文物。而溥仪也利用北洋政府给予的“清室优待条件”作庇护,以“赏赐”的名义将大量宫中财物盗运出宫,流失的国宝级珍贵文物达1200百件之多。从1922年起,溥仪等人就秘密地把宫内收藏的古版书籍和历朝名人的字画分六批盗运出宫。“赏赐”从那些尤为珍贵的宋元善本开始。从1922年7月13日起到9月25日止,盗出的宋元善本209件总计502函,绝大多数是宋版,而且不乏官府监本精刻其中以南宋临安监本《韩文朱注》尤为珍贵。有了盗宝的经验,溥仪开始将“赏赐”转向晋唐以来的书法名画。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墨迹《曹娥碑》、《二谢帖》,钟繇、怀素、欧阳询、宋高宗、米芾、董其昌等人的真迹,司马光的《资治通鉴》的原稿,唐王维的人物,宋马远和夏圭以及马麒等人画的《长江万里图》,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还有阎立本、宋徽宗等人的作品都被盗运出宫。总共盗出手卷1285件,册页68件。事实上不仅仅此数,还有许多卷册根本未列入“赏赐”清单。为了确保这批古物的“安全”,溥仪等人将它们运到了天津英租界储存。

1924年11月5日,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逼溥仪离开皇宫,溥仪逃进日本公使馆。溥仪被逼宫后,日本各大报章都刊登出同情溥仪的文章,为以后建立伪满洲国造势,不久,溥仪被日本人护送到天津。1931年11月10日,溥仪悄悄地离开天津去了日军控制下的长春。1932年3月1日,日本侵略者假借伪满洲国政府的名义,发表了所谓"建国宣言 ",宣布伪满洲国成立。

1932年3月9日,在长春的伪皇宫里,在签署了卖国条约“日满议定书”后,溥仪变成了伪满洲国的皇帝。《日满议定书》把满洲的治安、国防、铁路、矿山等主权尽数交给了日本,难以计数的物产资源被掠夺到日本,东北人民生活在饥饿、贫困、寒冷和恐惧之中。1934年3月1日,伪满洲国改称“ 满洲帝国”,溥仪改称“皇帝”,年号康德。日本帝国主义及其卵翼下的伪“ 满洲国”,对中国东北实行军事占领和殖民统治。关东军司令部成为主宰伪满洲国的太上皇。在它的操纵下,一系列残害东北人民的《 国家防卫法》、《治安警察法》、《暂行保甲法》、《暂行惩治叛徒法》、《暂行惩治盗匪法》、《 思想矫正法》等法西斯法律,在长春炮制出笼,并从长春推行到东北各地,长春市变成了日本帝国主义推行殖民统治的政治中心。

在当上傀儡皇帝后不久,溥仪偷运出紫禁城的文物也从天津秘密运到长春,在长春伪满皇宫同德殿后的二层楼—— “小白楼”中沉寂了13年。

1945年8月8日,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日本人的傀儡溥仪感到大势已去,仓皇中他从小白楼只带走了120多件书画和一些珠宝准备逃亡日本, 3天后,溥仪在沈阳机场被苏联红军俘获,这批文物后来被交给了东北博物馆也就是现在辽宁博物馆的前身。目前,辽宁博物馆收藏的溥仪带走的文物数量仅次于故宫。其中唐人周昉的《簪花仕女图》和欧阳洵的《梦奠帖》都是稀世珍品,成为辽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溥仪离开伪皇宫后不久,他留在小白楼没来得及带走的大量文物被看守的卫兵哄抢,无数的字画在抢劫中被损坏,其余的随四散的士兵流入民间。 北宋画家李公麟,其传世作品仅有三件,分别是《五马图》《临韦偃牧放图》和《三马图》。其中之一的《三马图》在这次哄抢中被撕成碎片。抗战胜利后,北京琉璃厂著名的文化街市出现了一段异常繁荣的时期,原因就是当年在小白楼被哄抢的大批书画开始在这里出现,古玩商们把它们称为“东北货”。

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投降,伪满政权彻底垮台,藏于“小白楼”的书画和珍本书籍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洗劫。解放战争时期,东北民主联军和党政机关派员将剩余的藏书、书画移交有关部门管理。其中书画一部分移交到东北博物馆,其余部分均散佚后流散在长春、北京、天津等地的古物商店。解放后,经征集和收购,这些书画大部分收藏在故宫博物院和辽宁省博物馆,还有一部分散失在世界各地。   

长春伪满皇宫藏书总计两万多册,主要来源有清宫旧藏善本书约250种(部),其中包括溥仪1922年从清宫盗出以“赏溥杰”名义的210种(部)珍本。另一部分是溥仪当伪满洲国皇帝期间在长春购买和收赠的图书。这部分珍本图书数量不详。清宫流出的珍籍善本为宋、元、明各朝代的书籍。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书里写道:“把宫里最值钱的字画和古籍,以我赏溥杰为名,运出宫外,存到天津英租界的房子里去。”“运出的字画古籍,都是出类拔萃,精中取精的珍品。”这些善本珍籍后来运到天津。1934年,日本关东军参谋吉冈安直将这些书画和书籍从天津运到长春,存放在溥仪住所西花园内的三间瓦房内。1936年同德殿“小白楼”建成后,这些东西又移藏其中。1945年8月,溥仪乘火车逃离长春到临江大栗子沟时,并未带走这些善本珍籍。1946年1月,东北行辕经济委员会主任张嘉璈派人把伪满皇宫的古籍珍本装了100多箱。运到长春市政府,等待机会运走。东北民主联军攻占长春后,发现这批图书,运到佳木斯。1947年6月转交东北图书馆,后成为辽宁省图书馆古籍藏书。这批图书约两万册,是伪满皇宫藏书绝大部分,经过整理,发现其中有宋版23种,元版4种,影宋钞本2种,翻宋版3种,明版3种,其余为一般古籍副本。这批书共90种,1450册。1948年7月,国民党将这13箱书运往北平,1949年1月移往北平图书馆,现藏国家图书馆。沈阳博物院筹委会在北平两次收购伪满皇宫流散出去的善本书,计11种20册。现藏国家图书馆。 上世纪50年代初东北局文化部派人在长春接收流散的善本书,计23种155册,1952年拨交东北图书馆(今辽宁省图书馆)。伪满皇宫藏书至今仍有100多种善本流散在社会上。

返回頂端

全国第一家故宫文物南迁历史民间纪念馆 四川省乐山市安谷镇泊滩村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 咨询电话:0833-2120962 版权所有 战时故宫 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