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故宫文物南迁历史

国民政府接管故宫博物院

故宫

这一时期的中国,内忧外患,军阀争霸,封建复辟,列强割据,中华民族处在水深火热的痛苦煎熬之中。刚刚成立的故宫好像一个刚满周岁的孩子,出胎就不健全,你争我夺,多灾多难。在袁世凯死后的十二年间,前前后后有5位总统、一个执政、一个大元帅,轮番上台。 不管是谁在台上,他们都把目光对准了故宫。1926年3月19日,段祺瑞和北洋政府勾结帝国主义势力镇压爱国运动的“3·18惨案”发生后翌日,段祺瑞政府以“假借共产学说啸聚群众闯袭国务院”之罪,下令通缉李大钊、李煜瀛、易培基等5人,李煜瀛与易培基的被通缉固然与一贯的政治立场及“3·18”期间的斗争有关,但在故宫问题上与段祺瑞政府长期对立也是重要原因。4月23日,吴佩孚和张宗昌的“直鲁联军”又开进北京,声称要“接收”故宫,用作驻军迫令腾让。经庄蕴宽赴“治安会”告知王士珍、赵尔巽等,多方斡旋后,由警备司令部张贴告示于故宫门首,严禁神武门驻兵,此事方得制止。清室方面早已蠢蠢欲动,公然以内务府名义移书国务院及吴佩孚,谋求溥仪复宫并恢复《清室优待条件》,故宫博物院存亡危在旦夕,故宫博物院临时董事会、理事会改而成立了“故宫博物院维持会”,借文化人士之力共同抵抗,以支危局。自此,善后委员会被迫解散。7个月后,北洋政府的国务会议改组故宫博物院,成立“保管委员会”,在重新选举中,满清遗老赵尔巽、孙宝琦为正副委员,在他们的鼓动下,迎溥仪回宫声浪一天比一天高。当时留任的庄蕴宽、陈垣等人表示强烈反对。由于他们的坚持,赵尔巽、孙宝琦没能顺利上任,怒而辞职。故宫博物院又一次脱离了险境。然而一年之后,又一位军阀张作霖却下令查办故宫,名义上是彻查文物,实际上是寻找借口推翻维持会,把管辖大权抓到自己手里。由于他的儿子张学良将军一直是故宫博物院的竭诚维护者,故宫院务没有受到影响。

1928年6月,“二次北伐” 国民革命军北伐战争结束后,南京国民政府统辖北平。这时国民政府委员会委员经亨颐提案废除故宫博物院、成立逆产处理委员会处理并变卖故宫文物、建议在南京另设“国立中央博物院”,后来在古物保管委员会委员长张继的反对下,使经亨颐的前两项计划无法成功。6月18日,中华民国南京国民政府任命易培基为“接收北平故宫博物院委员”,前往北平接收故宫博物院。1928年10月5日正式颁布《故宫博物院组织法》及《故宫博物院理事会条例》,规定“故宫博物院直隶于国民政府,掌理故宫及所属各处之建筑、古物、图书、档案之保管、开放及传布事宜 (所属各处系指故宫以外之大高殿、清太庙、景山、皇史宬、实录大库等 )”。1929年3月5日,国民政府行政院令,正式批准李煜瀛任理事长,易培基任院长兼古物馆馆长,张继任文献馆馆长,庄蕴宽任图书馆馆长;马衡任古物馆副馆长,沈兼士任文献馆副馆长,袁同礼任图书馆副馆长;俞同奎任总务处处长。至此,故宫博物院才真正迎来了它的第一个稳定发展时期。

故宫

经过这样的军阀混战,经过这样的动乱,没有遗失,反而完整保存下来,要感谢那些为故宫倾注全部心血的故宫人们。让我们再次记起这名字,李煜瀛、易培基、陈垣、马衡、庄蕴宽、鹿钟麟、吴敬恒、沈兼士、吴瀛、蔡元培、俞同奎等等等等。故宫作为中国文化的枢纽,始终跟历史的激荡与变迁紧密相连。这座宫殿和它收藏的那些珍宝随着命运的起起落落,始终让疼爱她、视她为文化传承的故宫人揪心不已。在那样动荡的岁月里,他们一直坚持着把故宫博物院完好地留给了后人。

返回頂端

全国第一家故宫文物南迁历史民间纪念馆 四川省乐山市安谷镇泊滩村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 咨询电话:0833-2120962 版权所有 战时故宫 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