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故宫文物南迁历史

故宫博物院成立

故宫博物院开院

1911年,清帝溥仪退位、中华民国成立之初。溥仪与中华民国签订《清室优待条件》,使溥仪仍继续住在紫禁城。1914年,将热河避暑山庄和沈阳故宫的文物移至紫禁城的外廷,设立“古物陈列所”开放参观。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组织摄政内阁,修改对清皇室优待条件,将溥仪逐出宫禁,接管了故宫。溥仪被逐出宫,紫禁城完全收归民国政府。如何保护这些宫殿建筑及其宫内大量遗存文物,将昔日禁城的皇家珍宝转化为国家的共有财富,昭信于国人,成了当时社会各界广大民众普遍关注的问题。对于故宫的善后事宜,当时的摄政内阁拟成立专门委员会,委任专人负责,并以严密的规程章法,完备的组织形式,对清宫旧藏文物进行系统点查,以防国宝的损坏或外流。1924年11月20日,历经十余天紧张筹备的“清室善后委员会”正式宣告成立。“善后委员会章”的木质关防印章同日启用。李煜瀛出任善后会委员长,同时任命易培基、蒋梦麟、鹿钟麟、张璧等9人以及清室方面代表绍英、载润等5人为委员,监察员6人,会同行事。善后会成立伊始,即着手对故宫文物进行系统点查。然而,仅仅4天之后,皖系军阀段祺瑞与奉系张作霖相勾结,在北京成立了临时执政府,原来黄郛任总理的摄政内阁政府宣告解散。虽然新政府表示对前摄政内阁的一切政令予以承认,原则上并不推翻“清室善后委员会”组织。但段祺瑞自恃为清室旧臣,为表现其对溥仪的“耿耿孤忠”,常借此惺惺作态,屡屡染指善后会的正常事务。清室遗老见新任执政大人为己方靠山,不禁死心复冥。善后会在12月20日召开成立后的第一次委员会,5名清室委员代表不但拒不到会,且公然声明对善后会之组织“碍难承认”,并联名致书请求孙中山,力陈修改清室优待条件、逼迫溥仪出宫诸事皆与“优待条件,永不变更”之宪法条文不合,意在恢复优待条件,“伏乞”恭请孙中山出面主持公道。此时,孙中山应冯玉祥之邀来到北京,因疴病日重正在北京饭店休养。接到清室遗老这封文采飞扬的“哀告信”,即刻以秘书处名义发出了义正辞严的复信,对来信的荒谬之处逐一驳斥,明确表示“清室移宫之举,按之情理法律,皆无可议”,并对善后会的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和褒奖。善后会委员长李煜瀛见到孙中山的复信大为感动,认为孙先生的宏文高论不仅使清室方面失色结舌,再无从狡辩,且得此嘉许,“我方精神为之大振”。自1924年11月成立,不足1年的时间内,清室善后委员会顶住各方压力,积极工作,成绩斐然。其中意义最为重大者,当属清室复辟罪证的发现。时值1925年7月31日,善后会在点查溥仪出宫前居住的养心殿卧室内,发现了清宫遗老金梁、康有为等人与溥仪串通,密谋复辟的文证8件。这些文证的发现,使清室妄图恢复帝王旧制、破坏民国政体的不轨之念暴露无遗,也令国人明晰,当年冯玉祥驱逐溥仪出宫之举,实有防微杜渐的重大意义。1925年9月29日,“办理清室善后委员会”制订并通过了《故宫博物院临时组织大纲》,设临时董事会“协议全院重要事物”, 推定董事为严修、卢永祥、蔡元培、熊希龄、张学良、张璧、庄蕴宽、鹿钟麟、许世英、梁士诒、薛笃弼、黄郛、范源濂、胡若愚、吴敬恒、李祖绅、李仲三、汪大燮、王正廷、于右任、李煜瀛。理事为李煜瀛、黄郛、鹿钟麟、易培基、陈垣、张继、马衡、沈兼士、袁同礼。以易培基兼古物馆馆长,庄蕴宽兼图书馆馆长。

到1925年故宫博物院成立之前,善后会已将宫内物品大部分点查完毕,登记造册。经初步清点,清代宫廷遗留下来的文物,据1925年公开出版的二十八册《清室善后委员会点查报告》一书所载,计有117万余件,包括三代鼎彝、远古玉器、唐宋元明之法书名画、宋元陶瓷、珐琅、漆器、金银器、竹木牙角匏、金铜宗教造像以及大量的帝后妃嫔服饰、衣料和家具等等。可谓金翠珠玉,奇珍异宝,天下财富,尽聚于此。除此之外,还有大量图书典籍、文献档案。为此故宫博物院下设古物馆、图书馆、文献馆,分别组织人力继续对文物进行整理,并就宫内开辟展室,举办各种陈列,还编辑出版多种刊物,公开资料,进行宣传。各项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

清室善后委员会于形势孤危之际艰难成立,又在段祺瑞执政府的百般阻挠下竭力行事,将昔日深藏禁宫的无数国宝一一点查登记,化为全民之公产,使清室遗老企图恭迎溥仪再入紫禁城的“回銮”美梦彻底破除,也打消了社会上私欲熏心之徒对故宫内旷世珍宝的觊觎之心,为日后故宫博物院的正式成立作出了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

经过一年的紧张筹备,于1925年10月10日在乾清门前广场举行了盛大的建院典礼,并通电全国,宣布故宫博物院正式成立。这一天也正是推翻清王朝的辛亥革命纪念日,其意义深远。从此,故宫开始了为民众所有的新纪元。开放的第一天,人们以争先一睹这座神秘的皇宫及其宝藏为快,北京市内万人空巷,交通为之堵塞。当天在神武门外搭起了花牌楼,门洞上镶嵌着李煜瀛先生手书颜体大字“故宫博物院”青石匾额。故宫博物院宣告成立的前几天,李煜瀛在故宫文书科内,将粘连丈余的黄毛边纸铺在地上,当时的单士元先生手捧砚台在侧,李先生用大抓笔半跪着书写了“故宫博物院”5个气势磅礴的大字。其善榜书,功力极深。顺贞门内则竖起了大幅《全宫略图》。典礼请柬发出3500份,邀请北京各界名流人士代表参加。市民看到报上的消息,主动来参观的更多。下午2时,隆重的开院典礼在乾清门前举行。典礼由庄蕴宽先生主持,李煜瀛以善委会委员长的名义,报告故宫博物院筹备经过,黄郛、王正廷、于右任等纷纷致词。 1924年前,中国自有皇帝以来,凡2000余年,其间敢以手枪侍帝王,复与帝王行握手礼者,除鹿钟麟外,恐无第二人。在建院开幕仪式,鹿钟麟作了简短发言,“大家都听过《逼宫》这出戏,有人说兄弟去年所做之事亦为逼宫。但彼之逼宫是为升官发财或预备自当皇帝,兄弟之逼宫,乃为民国,为公之逼宫。”故宫建院典礼过后,来宾与市民即按五路参观游览。宫内各重要宫殿,与礼制有关的一律保持了原来状态。依各配殿及原来空闲的宫殿,则特设了古物、图书、文献等多处专门陈列室,这些都供人们自由的参观。

从紫禁城到故宫,这个名称的改变,意味着从今天开始,几百年来帝王居住的宫苑禁地,正式向大众公开。当时的一位学者评价说:故宫博物院的成立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又一次胜利,是中国文化史上的盛事,是中国博物馆事业走上正规的开端。神武门前车水马龙,拥挤空前,从此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热闹景象。封建王朝独据的紫禁城、老百姓不得靠近的时代,将一去不返,紫禁城属于每一个中国人了。

故宫博物院的成立,也是中国博物馆事业走向正轨的开端。当时北京大学著名考古学教授兼任故宫博物院古物馆副馆长的马衡先生曾有文章说:“吾国博物馆事业方在萌芽时代,民国以前无所谓博物馆。自民国四年政府将奉天、热河两行宫古物移运北京,陈列于武英、文华二殿,设古物陈列所始具博物馆之雏形。此外,大规模之博物馆尚无闻焉。有之,自故宫博物院始。”

故宫博物院的创建,其实质是中国的精英力量,在五四之后所作的一项新文化运动的重要实践,其根本就在于其高起点及公益性。博物馆是舶来品,是中国知识分子在学习西方先进文化时吸收的精华,但是故宫博物院的实践,又是在具体情况之下的全新体验,是中国的知识分子对本土文化否定后的自醒。正如梁漱溟先生所言:“盖自鸦片战争以来,随帝国主义势力之入侵,西方文化传入,中国传统文化价值受到怀疑,似中国之有今日全由于我们的文化。这明明是逼着中国人讨一个解决……如果中国传统文化受西方文化压迫,并不足虑,而中国文化终有翻身之日,那也应积极去做,不要再做梦发呆。又如果确如一些人所说,东西文化可以融通调和,那也应弄清调和之必要及调和之道,绝不应消极等待。”正因为了这些有良知的中国知识分子,有了他们的不断探索与尝试,才产生了这样一座举世无双的故宫博物院,它既保留了世界名宫的雄姿,又在宫殿中展现了中华瑰宝。至今已过整整85年,庄严巍峨的故宫仍作为海内外仰慕中华文化而来观赏游览之地。

返回頂端

全国第一家故宫文物南迁历史民间纪念馆 四川省乐山市安谷镇泊滩村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 咨询电话:0833-2120962 版权所有 战时故宫 故宫文物南迁史料陈列馆